香港六合宝典内部提供,香港开马免费资料
星声星语
主页 > 星声星语 >

羅成瑜:35年默默守護哀牢山

发布日期:2022-05-13 00:27   来源:未知   阅读:

  雲南哀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鎮沅片區內生長著2700多年的野生古茶樹及黑長臂猿、黑熊等珍稀動植物。這些珍稀動植物在哀牢山繁衍生息,離不開像羅成瑜這樣一代又一代保護者的守護。

  今年58歲的羅成瑜是雲南哀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鎮沅管護局的元老級人物,1986年成立保護區管理機構時就進入保護區工作。“我從小就生長在大山,對這片山林有著無限的熱愛和眷戀,希望能為保護這片土地貢獻一份力量。”因為熱愛所以堅持,羅成瑜一干就是35年。

  雲南哀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鎮沅片區面積9676公頃,最高海拔3137.6米。35年來,羅成瑜的足跡踏遍這裡的山山水水。作為保護區工作人員,羅成瑜和他的同事承擔著巡護監測、野生動植物保護、森林防火等職責。過去,由於交通不便,站點建設不完善,巡護力量薄弱,巡護工作時間短則幾天,長則十天半月,往往需要風餐露宿,還要隨時應對野外多變的突發狀況。

  “睡醒看見蛇在身邊是常有的事,迷路的事也會遇到,我們3個同事一起考察千家寨瀑布的時候,3個都滾著岩子(滾到山下的意思)……”羅成瑜說,最讓他津津樂道的還是“熊出沒”事件。有一次,他帶著幾名科研專家進山,特意邀請了當地一名村民作為向導。在向導的帶領下大家向保護區深處進發。突然間,向導發現黑熊,示意大家安靜。就在黑熊想要扑向眾人的時候,向導機智地引開黑熊,在森林裡兜兜轉轉,最終把黑熊引進深山,避免了傷亡事件的發生。

  面對野外工作的艱辛和危險,羅成瑜覺得更大的困難是改變保護區周邊群眾世世代代深藏腦海的意識。保護區周邊少數民族群眾較多,“野生無主,誰打誰有”的思想觀念根深蒂固,他們認為山林中的東西誰得到就是誰的,這是歷代的生存法則,進山捕鳥、抓野獸、採野茶、砍樹會觸犯法律法規,這是讓村民很難理解的事情。

  一次,羅成瑜和他的同事們在開展野生動物保護專項行動中,沒收了者東鎮學堂村村民從保護區捕來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穿山甲,沒過多久,一位老人帶著數十名村民抄著家伙氣勢洶洶地向他們“討說法”。面對情緒激動的村民,羅成瑜和他的同事們一遍又一遍地講政策講法規,漸漸平息村民怒氣,圍攻的人群才慢慢散去。

  這件事情過后,羅成瑜認識到,僅靠保護區的工作人員管護是難以取得保護效果的,隻有改變村民的思想才能改變行動。從那以后,他認真當起宣傳員,一有機會就向村民宣傳保護區的政策法規和生態保護的重要性。

  如今,在羅成瑜和同事們的努力下,保護區周邊村民的生態環保意識逐步提高,公然違抗工作人員的事件已不復存在,越來越多村民自覺參與到保護區保護工作中來。

  從事保護工作的這些年,千家寨管護點這條路羅成瑜不知走了多少遍,這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他都有感情,他知道哪棵水青樹長在哪,哪棵野茶樹又長大了,哪條小溪邊能看見成群的小魚。

  如今,即將退休的羅成瑜走在保護區陡峭的巡護道上會有些吃力,那個2002年自己參與建設的金山丫口鳥類環志監測點他已經很少去了,但他依然記得那隻在緬甸錫當河中下游回收的環號Ho50164的池鷺,牽挂那些佩戴環志的鳥兒是否還活著,懷念在監測點成群的鳥兒扑棱翅膀的場景。

  羅成瑜說:“再過兩年就退休了,現在國家政策那麼好,我相信在一代又一代管護人的共同努力下,哀牢山的野生動物會更多,生態環境會更好,人與自然會更加和諧。”(李思冀、劉曉瓊、楊兆強 鎮沅縣融媒體中心供稿)